> 拉斯维加斯国际娱乐城 >  新闻资讯
中国日报》的惧与憎
时间:2017-06-21 18:20 作者:admin 点击:

图片起源:维基共享资源

编辑按:2007年春天,米高(Mitch Moxley)来到了北京,开始给《中国日报》这份海内最著名的英文日报打工。虽说一年后他就分开了报社,但他还是在中国待到了2013年,期间陆续为包含《大西洋月刊》在内的媒体撰写了不少。他的回想录,《》,上个月已经过哈珀Perennial出版社出版。在下边这份摘要中,米高记载下了他天天在《中国日报》的工作点滴,而这和他初来乍到时假想的,仿佛……有那么一点……不太一样。

***

我在《中国日报》写东西的时候,冯女士的要求老是开门见山--“去报道西方人的观点”。

从一开端我就晓得,在《中国日报》,没人会指望我能写出普利策奖那种品位的报道。所以没过多久,动笔写写“西方人怎么看”对我而言已经算是相称驾轻就熟了。写写房价上涨,写写中国制作,还有那些不拘一格的对于中国的网站--我的义务,就是搜刮本国人对这所有的见解。看上去,编辑们对我是眼不见心不烦--我么,反正也乐得安闲。

编辑让我写的那些文字多数都是些马屁文,通常都填塞在商业版的反面或者是所谓的“本周商业”之类的周末副刊上。我最初写给《中国日报》的故事里,有一篇是和一位中国共事配合的,内容则是市核心的一块以色列商品市场。我们买了点橄榄、鹰嘴豆沙,还有葡萄酒。那个下昼过得确切还不赖,但这可没什么新闻卖点。这篇原来连简报都算不上的文字,还是硬生生地被写成了一篇专题--在完整没有什么真凭实据的情形下--描写以色列产品是如何横扫中国市场的。

在另一次专题报道中,编辑部把我派到了北京很著名气的丝绸市井场。丝绸街,又叫秀水街,因为冒充伪劣和常识产权的缘故,长期以来都是一批西方政府和公司的眼中钉。在某品牌难得的赢下了一场诉讼后,中国当局当时刚刚整理了秀水街,请求其专一优质丝绸,打消假冒产品。事实上,《中国日报》刚发表了一篇报道,声称秀水市井场上已经能够百分之一百地保障不任何假冒伪劣产品了。

冯女士告诉我,“去采访下西方人对这事怎么看的。”我到了秀水街一看,从地板到天花板的每一个角落都塞满了混充产品--牛仔裤,夹克,鞋,亵服,所有的所有。任何你想要的货色都能在那里找到,而且简直都是仿冒的。人们告诉我,只有丝绸是真货,但没一个老外会多看一眼。事实上,老外们要的就是仿冒品。一个美国的年青人告诉我,“我就想是买点名牌的山寨货,回去当礼物”。我本人也挑了套山寨的CK内裤回来。

第二早上,我如实传达了我的论断--老外们去秀水街,图的就是廉价的山寨货,毫不是昂贵的真丝绸。我身上还衣着“证据”呢。

“相对不能写仿冒品”,贸易副刊的编纂告知我,“咱们会吃官司的。”

“但那里的东西都是山寨的。全部市场都是。”

“但政府已经解决了那里跟知识产权有关问题了,所以……”他拖长了语气。

在一番讨价还价之后,编辑终极同意了“老外们喜欢秀水街和那里的‘实惠商品’”的说法。所有提及山寨的部门都被从报道里剔除了。

***

固然说我一周的大局部时光都在写政府脍炙人口的马屁文,但每个周五,我仍是有机遇做做当班编辑,润饰一下《中国日报》的言论版面。良多文章都没什么事实支持起来的观点,而是各种毫无依据的沉默寡言。许多报道都彻底违反了我所学过的消息道德以及《中国日报》自己的口号“实在,真挚,公平,全面”。编辑言论版面有时是种折磨,但我也没得抉择。我知道任何的埋怨都不会有人搭理的。

想要凑合这些文章还得讲不少技能。编辑商业版的时候,碰上文笔太蹩脚的报道我会直接发还重写,过关当前才会着手编辑。但舆论版就不能这么干;作者往往都是资深编辑,或者是名校里的主要学者。

有一次我碰上了一篇歌唱中国高考的专栏文稿--这堪称这个国家里每个高中生的心头之忧。大学多少乎只凭高考分数来录取各自的学生。稿子奇文瑰句,还是一个七篇千字长文系列专栏的第五篇。按要求我切当天编辑好,而我看都看不下了。所以我直接重写了这篇文章,哪怕报社并不爱好我们这么干。我把那些??嗦嗦、丑恶不堪、卖弄玄虚的词句给统统删掉了,成果篇幅只剩下了原文的一半。虽然它还是毫无论点,但好歹看上去像是篇有模有样的英文专栏了。

当天下战书晚些时候,有一位言论版的编辑,一个挺友善的中年男士,露着他牙齿不齐的微笑,走到我的桌旁。他摘下眼镜,叹了口吻。

他启齿道,“莫斯利”--很可怜把我的姓名次序弄混了--“这有个问题。你把文章改得太多了。我们没法把这篇文字放到版面上。它太短了。”

“这篇文章的太?嗦了”,我答道。“有的段落,作者想说一个情理,但却换了四种不同的说法。所以我就只留了一个。”

“是,这么改是对的。但我们没法把它放到版面上了。”

僵持了一会之后,我批准重做一次。看着这位编辑回身离开,我直接翻开了那份原稿,一字不动地重发给了这位老兄。而后,它也一字不动地呈现在了第二天的报纸上。

大快人心。

过了一周,我上班的时候,发明我邻办公桌那位仇洋人、仇上海、仇台湾的同事搬走了。我的新邻友告诉我他姓王--“叫我小王就好”,他说道(对初来乍到的老外,要分清此“王”彼“王”够让人喝一壶的)。

过了几个礼拜,到了星期五,我留神到小王正在校对我编辑过的言论版。刚开始我把这当成对我的鄙弃,随后我又开始缓和会不会是我的老板们觉察了我实在素来不做版面的校对活。

“他们为啥还让你干起校订活了?”我问道,“你不是已经终日都在忙报道了么?”

“他们让我查查有没有政治毛病。”

“政治错误?好比?”

“比方台湾,香港。还有个例子,有一天有个人直接把韩国说成了‘朝鲜’。这就不行。由于世界上有南朝鲜跟北朝鲜,一个‘朝鲜’不能指代两个国度。假如我们这么写了,北朝鲜会给报社打电话表现‘十分不满’的。”

“我懂了。”

我抽出一张校对表,找到了一篇提到台湾是中国一个省的报道。

“嘿,我也找到一个政治过错。这里不是该写成‘中国与台湾’,像两个自主国家一样么?就像南北朝鲜那样?”

逝世个别的安静。小王抢过那张纸,贴到了眼睛上。

“开个玩笑啦”,我说道。

小王一脸的苦笑。

相关新闻